Men's talk第六章:無聊卻很值得回味的海上生活
那時的澎湖生活費很低,每次大家玩拱豬存下來的錢就去吃海產,一大盤螃蟹80元,再炒個飯和麵加飲料、啤酒,全部加起來只要兩百塊,真的好吃又便宜。
澎湖的小姐都想外嫁,只因當地的生活條件比較差,嫁到外地可能會比較好,所以每次軍區開舞會【海軍特有的活動】的時候,都要派大卡車到市區載小姐,很奇怪的是:這類型的舞會幾乎都是職業軍人參加的,我們義務役的官兵從不被邀請,每次參加舞會的同事回船後都津津有味的談論舞會女伴的情形,還真的有點羨慕,船上的文書官就是娶澎湖人當老婆的。
所有的港口最乾淨的應該是馬公港,一大群的魚就在船旁邊游來游去,釣魚很簡單,只要拿一條線、綁著魚鉤,用麵包當餌就可以釣很多魚,我們把那種魚叫做【麵粉魚】,後來去南沙太平島的時候也是用這種釣法釣到很多奇怪的熱帶魚。
海魚很好奇,看到東西就咬,釣魚根本不必什麼技巧,可是如果釣到大魚就要小心了(要說明一下:照規定,軍艦官兵是不可以釣漁的,只是小兵都會偷偷釣,長官也不太會管),船上有一個服役前是漁船的船員,有一次釣到一條很大的鬼頭刀,他在魚拖上船邊的時候,就用拇指和食指插進魚的眼珠,再把魚用力的甩在甲板上面(很殘忍!),原來是鬼頭刀的牙齒很銳利,不先弄死牠怕會傷到別人,釣魚還是要小心的啦!釣到的魚馬上叫廚房人員煮來吃,新鮮的魚隨便煮都好吃。
軍隊中最麻煩的就是有問題的小兵,有的殺人有的吸毒、逃兵、自殺,那些老兵(當兵被判刑,服完刑又回來繼續當兵,好像永遠當不完的兵)最常被分派到廚房工作,因為只要專心煮飯就好,不必點名、不必和長官見面,大家都輕鬆,船上就有一個殺人犯廚房,我只見過一次面,就是那次吃鬼頭刀的時候看到的,他也叫『馬沙』,好像大哥大都要叫這個名字?
海軍會被稱呼為【流氓兵】的另一個原因是【儀容不整】水手兵頭髮可以留很長,因為如果不小心落海的時候救難人員可以抓他的頭髮從後面把他拖上來(比較不會被溺水的人拖下水),後來因為高官要表現【整頓軍容的心】,從此以後頭髮就和陸軍一樣短。
衣服也是一樣,小兵每天都要用油漆粉刷鋼板,全身的衣服幾乎都會沾滿油漆,平常時候看到的水手兵都是髒兮兮的,只有在慶典的時候穿的白色禮服比較好看。
當海軍最累的就是站崗(梯口值更)每班要站四個小時,陸軍只要兩個小時就已經累翻了,海軍大概是人比較少所以要站久一點。
尹清楓命案牽牽扯出來很多海軍不為人知的秘密,整個海軍幾乎是一個封閉的系統,完全都是青幫的天下,所有重要的據點都有他們的眼線在把持,他們把軍中的資源當成是成長的養分,講得白一點就是:上面的長官對錢的問題不太追究,他們標榜的就是【忠義軍風】,要叫下面的人【忠義】當然要給人家代價,有一次和一個華新麗華的朋友(也是海軍預官退伍)聊天的時候聽他說:他當海軍電子官的時候還可以把電纜線拿去外面賣,現在應該沒有這種問題了。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台北

xnsfbctj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