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章,這個幾秒鐘就能完成的簡單動作,竟成為許多地方基層村居的“頭號負擔”!
  親屬證明、婚育證明、證件遺失證明、機動車來源證明……記者在多地農村和社區採訪發現,基層村居被迫開具五花八門的證明,並且蓋章,已明顯超出基層的職責和能力。迫於上級部門壓力和居民需要,基層的公章往往“稀里糊塗地蓋”,不僅使基層深受“公章之累”,而且使管理流於形式,埋下隱患。
  村居公章竟什麼都能證明
  前不久,媒體報道了武漢市武昌區一位居委會負責人的無奈:轄區有老人去社保部門辦事,被要求到社區開張“本人健在證明”並蓋章。社區幹部哭笑不得:“本人都親自過去了,怎麼還要證明健在呢?”
  這種事情並非個例。上網搜索,可見各地社區幹部的吐槽:有的社區幹部反映,轄區居民被咬傷,社區必須蓋章證明居民確系被狗咬;有的居委會必須證明居民的殘幣是洗衣服時無意損壞的,居民表示沒這個章就無法到銀行兌換殘幣……
  去年以來,重慶啟動清理基層社區負擔工作,結果同樣讓人吃驚。“清理出來不合理的蓋章證明事項至少有八九十項,我們的公章簡直‘什麼都能證明’。”重慶市永川區張家坡社區黨支部書記尹光元說。
  搬出社區厚厚的印章管理登記冊,記者發現證明種類包羅萬象:未就業、婚育、戶口遷移、外來務工人員居住、親屬關係、死亡、健在、獨生子女父母辦理退休、住房拆遷……重慶巴南區龍海社區黨支部書記李自玲說:“清理之前,居民來辦事幾乎就是要求蓋章,每天少則四五人,多則數十人,一年下來登記冊就得好幾本。”有的村社甚至安排專人負責蓋章。
  “稀里糊塗蓋章”埋風險
  記者發現,基層公章變成“萬能章”,直接原因是許多單位或部門把村社蓋章證明作為群眾辦事的前置條件,不見章就不辦事。
  比如居民辦理工商營業執照,工商部門要社區蓋章,保證該居民合法經營;居民有外傷上醫院,醫院要社區證明居民不是鬥毆受傷,以便醫保報銷;摩托車上牌照,交管部門要社區蓋章證明該車來源合法……
  “社區只是基層自治組織,沒有調查能力和強制手段,一些蓋章事項完全超出了我們的工作職責和能力範圍。”一名社區幹部告訴記者,比如居民身份證丟了要補辦,派出所要我們開具遺失證明;甚至居民是否視力殘疾,也要我們開具證明。我們拿什麼證明人家身份證是否丟了?憑什麼確認人家視力是否殘疾?
  這些“難蓋的章”讓基層陷於兩難:如果蓋章,可能失實;如果不蓋,居民又辦不成事。基層幹部們說,有時只得“稀里糊塗蓋章”,或是模糊處理證明內容,打“擦邊球”了事。
  章子蓋得濫、證明出得多,不但成為負擔,還給管理增加了風險。李自玲說,居民的住院發票丟了,醫保要報銷,醫院就要求社區開具遺失證明。“有人很可能沒有遺失,而是先拿證明到醫院報銷,再拿原始發票到商業保險公司報銷。一旦出現這種情況,社區就要承擔責任。”
  有的社區還為此引來法律糾紛。重慶永川區火車站社區黨支部書記夏勤說,以轄區一起工傷事件為例,當事的農民工要獲得更多賠償,要求社區蓋章證明其居住在城市社區。社區根據小區物管的證明蓋章之後,當事企業又強烈不滿,要把社區告上法庭。
  根在官僚作風和懶政避責
  重慶巴南區委組織部副部長徐永說,基層公章蓋得過多過濫,關鍵是一些職能部門存在官僚作風和懶政行為。為了自己省事,有的部門遇到工作就往基層發文件、下任務,把本該自己審核證明的工作推給基層,把村和社區看成是下級部門,時間一長還形成了制度,讓基層無可奈何。
  受訪的基層工作人員說,“萬能章”不但影響社區服務群眾的時間和精力,同時還使本應嚴格執行的審核管理工作缺位,埋下隱患。“以機動車的來源為例,本該由相關部門調查審核,結果推給基層社區蓋個章子敷衍了事。”“只有切實轉變幹部作風,認真履行部門職責,才能杜絕小公章帶來的大隱患。”重慶沙坪壩區民政局副調研員周青說。
  近期以來,重慶、湖北、江蘇等多地均開展了清理基層負擔的專項行動。重慶永川區通過清理基層承擔事項、明確事項認定標準、建立新增事項準入制等三項措施,共刪減村社實際承擔的各項任務多達261項,其中許多是不合理的蓋章證明事項。重慶沙坪壩區細化了社區印章管理,明確規定只有涉及低保、救助等22項工作社區才可以蓋章。
  很多基層幹部表示,希望在繼續加大對基層公章事務清理的同時,進一步嚴格準入條件,用制度明確範圍,不要讓“萬能章”現象反彈。 (半月談)
  (原標題:蓋章成了基層“頭號負擔”)
創作者介紹

台北

xnsfbctj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