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12月11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央廣夜新聞》報道,近日,遼寧省對8個城市開出了高達5420萬元"空氣質量考核罰單",並且承諾罰繳的這些資金將全部用於治理大氣污染。
  記者(中央台駐遼寧記者郭威)採訪到了遼寧環保部門的負責同志,他們介紹說對於環保處罰的政策其實地方城市一直有一些反對的聲音,很重要的反對意見是污染物並不是全部由經濟發展造成的,比如說每年的供暖季、秋收農民焚燒秸稈等這些特殊情況,再加上外省環境空氣質量的影響。
  但總體上地方城市認可目前大氣治理是重要的民生要務的工程,罰沒的款項用於當地大氣污染防治有助於地區整體環境改善,助推地方經濟綠色可持續發展。只是個別的城市也建議PM2.5納入的時間和考核的程度,希望環保部門能夠認真調研之後再實施。
  遼寧當地市民對這個政策表示支持,認為這一項政策可以切實督促地方政府更加重視空氣環境質量的問題,對目前越來越突出的大氣環境污染情況會產生積極的影響。他們建議政府能夠配合法律、行政、經濟、市場等其他的手段,空氣污染不是簡單的一城一池的事,需要全盤考慮、科學決策。
  把"霧霾罰單"開給一個城市不乏進步意義:將罰款風險跟責任捆綁,或能倒逼各地繃緊弦,增強治污實效。問題是,依照該《辦法》,經濟處罰直接對象是市政府,罰繳資金是由省財政部門在年終結算的時候一併扣繳。
  環保部環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光:這樣一種政策的實行還是有作用,儘管這種作用可能是比較複雜的,有滿意的,有不滿意的。必須要澄清的概念就是霧霾罰款雖然是一個口頭說法,不是因為你霧霾重所以罰的重,是根據排放量來的,你對大氣污染貢獻的污染物多,承受的罰款就要重一些,這個罰款是有依據的。
  記者:這筆錢究竟是從哪裡出?還是納稅人的錢?
  夏光:倒不能這麼說,徵來的稅也就是政府的,罰政府實際上不能說直接罰在老百姓身上,政府被罰了錢以後,這個錢反過來還是用在環境治理上面,對環境是有好處的。相當於本來這筆錢可能花在別的地方,但是因為環境的問題,征收上來以後轉移用到環境的問題上面,改善環境受益者還是百姓,排放污染物的企業政府回過頭來就會去找他們算帳,罰款要分攤到企業頭上。這是政府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葉青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曾發表了這樣的觀點,他說"不能減少用於民生的資金,如果稱為罰款的話,只能從行政經費里扣,這樣才會讓政府感到心痛,才會起到效果。"
  葉青:我擔心它會影響民生,我擔心地方政府為了保證行政支出,可能把民生這一塊偷偷給挪過來,很擔心民生資金不能得到保障。現在不知道這個錢是從哪一部分劃。
  河北:淘汰落後產能、關停高污染企業對河北GDP影響巨大
  河北大規模的淘汰落後產能、關停高污染企業對河北經濟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河北省計划到2017年,全省削減鋼鐵產能6000萬噸、水泥6100萬噸、燃煤4000萬噸、玻璃3000萬重量箱。這些數字後面,都是一座座工廠,也是曾經給河北經濟發展帶來的真金白銀。可以預計,河北經濟會受到較大影響。
  最近記者(中央台駐河北站記者杜震)在唐山採訪瞭解到,目前全市鋼鐵直接從業人員達到百萬人以上,唐山市計劃五年內消減鋼鐵產能4000萬噸,如果從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完成增加值這樣一個數據來看,完成總體削減任務以後,唐山會有40多萬就業人員需要安置,幾年內影響直接和間接稅收370億元。河北鋼鐵行業利潤占整個工業的1/3,可以想見河北的GDP增長以及財政收入肯定在未來受到很大影響。
  今年河北的年度經濟增長目標是9%,上半年實際只達到了8.7%,它並沒有完成指標。河北省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所所長李嵐表示,她個人認為,河北的GDP目標將會要下調。不過,專家們也認為,河北大幅下調明年年度GDP目標似乎是不可能,現在只是一個多大幅度的問題。
  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近日表示,河北完成總體削減任務以後,會有大量的就業人員需要安置。就業是與GDP目標增速是密切相關的。河北提出做減法同時更要做好加法,如果河北八大戰略性新興產業有突破的話,不見得明年就會大幅度下調GDP目標增速。
  江蘇南京:市直管22家重點化工、電力企業被要求停產、限產
  記者(江蘇台記者楊歡)瞭解到,南京被停產限產的市重點工業企業有22家,南京市環保局相關工作人員介紹,他們是按照相關的措施來實行的。除了22家重點企業被要求停產限產以外,南京化工園區也響應了南京紅色應急的措施,其中一條措施就是要求南京帝斯曼東方化工有限公司對它的環己酮裝置減產20%,同時還要求5家存在大氣問題的企業全面停產。
  霧霾天氣還成了拉動了其他經濟的上漲,口罩就成了熱銷貨,而原來少有人問津的空氣凈化器也身價倍增,甚至洗車行業還有旅游業以及房地產相關產業也都被帶動了不少。在山東,口罩催熱了口罩經濟,在口罩經濟的帶動之下,不少地區甚至出現了口罩村。
  青島受霧霾天氣的影響,部分藥店口罩甚至一度出現斷貨。
  不僅銷路好,在採訪中記者還發現,過去只要幾塊錢的口罩,被賦予了預防PM2.5的功效後,價格翻番,便宜的十幾塊錢,貴的則要幾十元。在網上“口罩經濟”更是體現淋漓盡致,在一家專門銷售PM2.5口罩的網店,記者註意到,銷售量已經突破了萬件,而藉此東風,過去一些不被人熟知的鼻塞類隱形口罩也假借PM2.5的旗號,迎來了不小的銷量。
  根據淘寶網的不完全統計,受霧霾影響,在淘寶網僅山東地區口罩的交易量就達到了兩萬多件。
  口罩的熱賣,同樣帶動了口罩製造業的繁榮,在山東部分地區還出現口罩加工專業村鎮。
  泰安市邱家店鎮逯家莊村原來是以加工手套為主的專業村,隨著“口罩經濟”的興起,逯家莊村也變成了一個名符其實的口罩生產專業村。目前,村裡大大小小的口罩生產作坊有一百多個,產品銷往江蘇、東北、蘇州等地。由於不受時間限制,收入還可以,甚至越來越多的農村婦女都把生產口罩作為自己的就業首選。
  與"口罩經濟"相關, 我國空氣凈化市場年需求量將達800億元的市場規模,巨量需求所帶來產業擴張,至少讓一些專業生產公司今、明兩年的會計報表業績可觀。
  據賣場工作人員介紹,由於今年以來霧霾天氣接連出現,最近來店里咨詢、購買空氣凈化器的市民明顯增多,原來三五天賣不動一臺,現在一天平均能銷售6、7台。根據凈化面積的大小及性能,空氣凈化器的價格在幾百到幾千元不等,2000至3000元之間的最為暢銷。
  據瞭解,在我國,空氣凈化器入戶率並不高,每100戶家中只有幾戶才有空氣凈化器,近期大範圍霧霾天氣的持續,讓行業有了爆髮式的增長空間。  (原標題:專家:城市霧霾罰款要從行政經費里扣)
創作者介紹

台北

xnsfbctj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